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若因

兢兢业业做事 实实在在做人 处处与人为善 平平淡淡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从大凉山飘泊到西安 实拍砖窑里艰辛贫苦的彝族少年  

2014-08-29 08:18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
本文转载自林长丰旅游摄影
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今年六月中旬,在西安郊区的一个砖窑,仅有十二三岁的女孩,开着三轮卡,带着她的弟弟,在砖窑里飞快地运送砖坯。这个场景激起了我探访砖窑的兴趣,发现了里面艰辛和疲累的故事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一位19岁的年轻妈妈,怀里抱着一个4个月大的儿子,面对陌生人,神情自若地喂奶。我想,同样处在花样年龄的女孩,许多人正跨入大学的校门,对明天充满了梦想,她们看到这一幕,不知会有如何的感想?
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她是彝族人,家在大凉山布拖县,跟着老公在砖窑打工,她原先也是要干活的,现在只能休工带小孩了。 
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这位姑娘今年十六岁,在砖窑里干活也算一把能手了。她开着运砖的三轮卡,在晒场里溜溜转。她喜欢我给她拍照,还时不时回头一笑,小眼睛矮鼻梁带几颗雀斑,很中国的面孔,有点像当年那个名模吕燕的肖像。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我在今年3月份去过大凉山的布拖县,想不到在西安的一个砖窑里遇上不少打工的布拖彝族人,竟有了些许的亲切感。彝族女孩结婚早生育早,而且生的多,一家没生个三四个似乎不停歇。在老家是这样,现在从大凉山到了大西北打工,估计这些习俗或生活理念习惯,根深蒂固,还是难以改变。

布拖县应该算是大凉山地区经济最落后的地区之一,哪里的农民收入很少,生活相当贫困,外出打工是他们很理想的选择。砖窑一位姓李的22岁工人告诉我,一个正常的劳力,在砖窑一个月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,虽然累和苦,总比在老家呆着,多了条出路。对目前的生存现状,他们大多感到很满足。

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布拖县应该算是大凉山地区经济最落后的地区之一,哪里的农民收入很少,生活相当贫困,外出打工是他们很理想的选择。一个正常的劳力,在砖窑一个月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,虽然累和苦,总比在老家呆着,多了条出路。对目前的生存现状,他们大多感到很满足。
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这个砖窑大约有五六十工人,据管理者介绍,大部分技术含量低些的体力活,都是大凉山布拖县来的农民。他们老乡带老乡,都来自一个地方,而且携妻带子,全家都在砖窑干活,住在砖窑旁边搭建的工棚里,一家人一个小房间。砖窑现场能看到许多小孩在跑来跑去,稍大些的小孩,都出来帮忙干活了,年幼些的就在地上摸爬打滚,搞得全身泥巴污尘,也没人顾及,看了让人心酸。
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这位很顽皮的干活男孩,一直躲避我们的镜头,他说,拍起来不好看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小贩来卖西瓜,一元一斤,大家伙都嫌贵,围而不动,非得还到九毛一斤才下手。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在九寨沟的时候,我在酒店的足疗室碰到一位工作的姑娘,也来自大凉山的西昌。她很反感我统称她是彝族人。她说,应该分清楚白彝还是黑彝,她是黑彝。似乎她想表明,黑彝和白彝原先来自不同的等级,包括现在的生活习惯及生存状况都会有所不同。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据资料介绍,彝族被外界称之为“黑彝”、“白彝”、“红彝”,而云南、贵州和广西地方的彝族也被称作“花彝”、“青彝”、“干彝”的。“黑彝”、“白彝”多居住在四川凉山,“红彝”多居金沙江河谷流域一带。“红彝”和“花彝”因服饰多红或多花而得名,而“青彝”源自于当地彝族祖先崇拜青竹有关。黑彝和白彝是两个次族群的概念,在1956年中国政府在凉山地区搞民主改革以前,土司管辖区的彝族叫白彝,非土司管辖区叫黑彝;其次,彝族内部分五个等级:兹,诺,曲诺,阿加和嘎西,其中诺等级被译为黑彝,曲诺等级被译为白彝,阿加等级被译为安家娃子,嘎西等级被译为锅庄娃子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在外界大多数人印象里,黑彝是奴隶主贵族,一言九鼎,豪华富有,仆妾成群;白彝是奴隶,被统治阶层,卑弱贫穷。其实并不都是那么回事。首先,白彝不算是奴隶,而是平民,或者叫自由民,他们占凉彝人口的一半。第二,白彝不一定都比黑彝穷,事实上有的白彝很富,拥有大量土地财产,甚至还有奴隶,所以也是奴隶主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彝族人喜欢喝酒,在西安生活了也是这样。工地上就随处可以看到他们席地而坐,举瓶畅饮。其中一位说,他每天都要喝大约13瓶啤酒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彝族小孩见到生人,有些害怕,使劲地哭。我们给他们买了西瓜,有些孩子都不敢拿。这跟我在布拖县当地遇上的情境一模一样,小孩见到生人,都爱哭。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这里未能上学的的儿童自有他们的乐趣,现在还小,他们永远无法预计自己的明天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这位小女孩估计才十二三岁,一个下午都在帮她妈妈运转搬砖晒转,忙个没停,开三轮卡运砖的时候还没忘带上弟弟兜风玩耍。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这位很顽皮的干活男孩,一直躲避我们的镜头,他说,拍起来不好看。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夕阳西下的时候,砖窑笼罩在一层雾霭之中。这是中国大地上一个极其普通的场景,匆匆而过的路人,永远不会知道里面的故事和艰辛。生存不易,生活中多一些感恩和知足,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幸福的一个人。
 
西安砖窑里贫苦的彝族少年 - 林长丰旅游摄影 - 林长丰旅游摄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